手机真人龙虎斗
?
 首页
?#27809;?#30331;陆:  密码:   快速注册  
分站: 中国西部煤炭网  华北站  西北站  西南站  华中站 | 东北站 | 校友录 | 回音壁
 首  页  煤炭新闻  政策法规  新闻写作  技术论文  项目合作  文秘天地  矿山安全  事故案例  煤市分析  煤价行情  煤炭供求  物资调剂  矿山机电  煤矿人才  

一等功老兵隐姓埋名36年 他说:没啥子遗憾

中国煤炭新闻网 2019/8/7 11:03:58    一事一议

来源:军报记者·解放军新闻传播中心融媒体 作者:陈波

重庆有这样一名老兵——上甘岭战役中,肠子被炸出来,他重新塞回去。战斗中,他以重机枪歼敌四百余名、击毁敌重机枪一挺,并奇迹般地?#27809;?#26538;击落敌机一架,荣立一等功。

复员退伍后,整整36年,他没向任何一级组织透露过自己堪称传奇的功绩,也没找任何一级组织提出哪怕是正常?#25165;?#24037;作的请求,只是以一个农民的身份默默劳作,甚至个人举债修路,为儿子留下一笔“巨债”。

直至一份《革命军人立功喜报》,在一系列巧合下被发现,他的功绩才大?#23376;?#22825;下。

这样一名老兵,用自己?#21335;?#34880;和无悔,?#25925;?#20102;一名共产党员的铮铮誓言。

“老爷子,这一辈子后悔过吗?”

“不后悔!打那么多仗,我那么多战友死了、残了,?#19968;?#27963;着!”

“?#29976;?#24180;了,没人知道你是上甘岭战役的英雄,遗憾吗?”

“我是为了国家、为了人民,国家和人民也给了?#20063;?#23569;,没得啥子遗憾的。”

这段跨越了时空、跨越了生死、跨越了荣辱得失的对话,发生在7月3日。对话的主角叫蒋诚,一位说话都不利索的91岁老人,现居合川区隆兴镇广福村。然而,就是这样一位老人,在上甘岭战役中立下赫赫战功,用鲜血和无悔?#25925;?#20102;一名共产党员的铮铮誓言。

一等功老兵隐姓埋名36年 他说:没啥子遗憾

7月3日,合川区隆兴镇广福村,蒋诚说起击落那架敌机时?#21335;?#33410;,眼神有光。(?#35745;?#30001;张锦辉摄)

初心

解放全中国

?#36861;ⅰ⑼憾ァ?#28385;脸老年斑,喘着粗气的他即便拄着拐杖,挪动小碎步都会全身颤抖,这就是现在的蒋诚。

唯一稍显他老兵印记的,是他那条肥大、破旧的绿军裤,只是到处?#38469;?#32541;补的痕迹,尤其是膝盖处,补在内里的补丁?#23478;?#22806;露。

然而,就是这个看起来颤颤巍巍的老人,在抗美援朝上甘岭战役中,在右腹部肠子被炸出体外的情况下,以重机枪歼敌四百余名、击毁敌重机枪一挺,并且奇迹般地?#27809;?#26538;击落敌机一架,荣获一等功一?#21361;?#21518;?#21482;?#19977;等功一?#24013;?/p>

64年前,他退伍复员回到偏远的家乡,以普通退伍军人身份参与地方建设。

31年前,因为地方志的修撰整理史料,当年的“立功喜报”重见天日,他也因此成为“全民职工”。

只是,那一年,他年逾60,距他立功受奖已过去了整整36年。

如今的他口齿不再清晰。只是,说起曾经的戎马倥惚,他的眼神依旧会霎时闪亮。

蒋诚生于1928年,整个青少年时期?#38469;?#22312;?#20132;?#19982;动荡中度过。入伍前,蒋诚全家仅有“土二?#19969;?#20291;房二间、牛一头”,这么点?#19994;保?#21364;要养活父母、兄嫂、弟、侄等七口人。

1949年12月,在解放?#21861;?#30340;隆隆炮声中,21岁的蒋诚?#23588;?#35299;放军。

执念

消灭所有敌人

蒋诚入伍后成为11军31师92团1营机炮连战士。1950年10月,抗美援朝战争爆发,1951年1月,蒋诚所在部队编入志愿军第12军建制,并于3月由长甸河口入朝参战。

也就在入朝参战的3月,时年23岁的蒋诚被火线提拔为机炮连副班长,与战友一道,扛着他心爱的机枪,唱着“雄赳赳气昂昂”的军歌,跨过了鸭绿江。

记者辗转?#19994;?#30340;蒋?#40092;?#20853;档案显示,入朝不足1年,蒋诚便在“一九五二年六月于朝鲜金城由张云介绍入党”。

?#22791;?#36817;70年,蒋诚在异国的战场经历了怎样的血火考验,才能在1年内实?#21482;?#32447;提?#24013;?#28779;线入?#24120;?#24050;无法?#19994;?#24403;初的见证人,而他本人也无法清楚叙述入朝参战后的种种过往,但战史?#31895;?#23454;记录了蒋诚所在部队经历的连番血战。

据《中国人民志愿军战史》等史料记载,1951年4月22日至1951年11月,蒋诚所在的12军先后参与第五次战役、金城防御作战等大小战斗400余?#21361;?#24182;重创土耳其旅。

“就是不停打、打、打!要消灭所有敌人!”从蒋诚勉强可辨的话语里不难发现,“消灭所有敌人”六字,贯穿了他所有的朝鲜战场记忆。

1952年10月,入党4个月后,蒋诚迎来了永生难忘的上甘岭战役,也正是在这场震惊世界战争史的残酷战役中,他获得了一个中国军?#35828;?#33267;高荣誉。

1952年11月1日,蒋诚所在的12军开始投入上甘岭战役。彼时,在上甘岭负责第一阶段战斗的志愿军第15军45师,已在短短半个月的血战中拼光了5600余人。蒋诚与战友们,就是在如此残酷的战况下冲上火线。

“我小时候最喜?#27573;拾职?#25171;仗的事,他?#30475;味际?#21497;气,随便说几句就低头不作声了。”蒋诚的三子蒋明辉回忆,?#30422;?#24180;轻时一般不主动提及那场战争,反而是在神智、口齿都不太清的最近半年,会经常唠叨大家都听不懂的战场情况。

英雄老去,青史犹存。12军战史清楚地记载,1952年11月8日,蒋诚所在的92团到达上甘岭,旋即被上级要求3天准备,11日发动反击。

彼时,上甘岭537.7高地已陷入最危?#26412;车兀?#35813;高地4个连日血战后,仅剩24人退守七号坑道,并且连续11天断水断粮。

蒋诚所在的92?#29275;?#23601;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站上了朝鲜战场最危险的火线。

就是在这场事关整个朝鲜战局走向的残酷血战中,蒋诚创下了奇功,以手持轻武器击落敌机一架。

“一架敌机要轰炸我们,它冲下来,我就打它的头;它飞过去,我就打它的尾巴……”说?#20132;?#33853;那架敌机时?#21335;?#33410;,却表达得异常清楚。

按?#25112;?#35802;的回忆,当时?#36745;?#25932;机轰炸时,作为机枪手的他,在战友们都在紧急寻找掩蔽时,扛着机枪跳进了一处深?#21360;?/p>

“我站在沟?#26723;祝?#25226;机枪架在沟沟上头,就开始打,也不管打不打得着。”老人双手不停颤抖着?#28982;?#37027;一刻他的眼神无比闪亮。

传奇

一人歼敌四百余人

比蒋诚的回忆更具说服力和震撼性的,是他的立功受奖说明:“一九五二年十一月于上甘岭战役中,配合反击坚守五三七点七高地战斗?#38126;?#35813;同志发挥了高度的英勇顽强精神,克服了重重困难,带领班里在严密敌炮封锁下,熟练地掌握了技术……击落敌机一架……”

更令人难以置信的是,这份立功受奖说明里还详细地记载了一项在整个人民军队战史上都堪称奇迹的辉煌战果:“以重机枪歼敌四百余名,击毁敌重机枪一挺,有力地压制?#35828;?#28779;力点,封锁?#35828;性?#36755;道路……”

“我是他弟弟,但我真的不知道,他居然有歼敌四百多?#35828;?#25112;绩,要不是亲眼看到这些档案记录,我都不敢相信。”年届80岁的蒋启鹏看着泛黄的档案,感慨万千。

往事并不如烟,即便是相隔半个多世?#20572;?#20174;这份早已泛黄的立功受奖说明字里行间中,仍能感受到那场战事的惨烈。

也正是在这场战斗中,蒋诚身负重伤。

“他原来说过,肠子被打穿了,他就自己把肠子揉进去,还要打!”蒋诚的老伴陈明秀说起这些时,嘴角仍会?#20849;?#20303;地抽搐。

在蒋诚右腹部,赫然有一道6厘米的深凹进去的伤疤。无从?#38706;?#33931;诚在腹部出现开放性伤口,肠子都流出来的情况下,是以怎样的悍勇把肠子塞回体内,又是以怎样的坚毅,裹伤再战。

但他的立功受奖说明,直?#21448;?#23454;了这一惊天动地?#21335;?#33410;:“……身负重伤,?#20849;辉?#19979;火线,配合步兵完成了任务,对战斗胜利起了重大作用。”

此役毕,蒋诚被授予一等功,通令嘉奖。

只是,如今的蒋诚,在低头摸过自己那道伤疤时,只会憨憨地笑说一句:“我打的敌人还多些、还多些……”

一等功老兵隐姓埋名36年 他说:没啥子遗憾

属于蒋诚的被尘封了三十六年的《革命军人立功喜报》(复印件)。(?#35745;?#30001;张锦辉摄)

复员

退伍返乡当农民

1953年12月,一等功臣蒋诚升任志愿军第12军31师92团1营机枪连班长。

随着朝鲜战事结束,1954年,在朝鲜战场征战4年的蒋诚随部回国。

据浙江省《江山市志》记载,回国后的31师驻地正是江山市。因各部营房紧缺,1954年5月,华东军区指示全区所属部队尽快着?#20013;?#24314;各自的营房。

蒋诚在这场轰轰烈?#19994;?#24314;设中,再立新功。

“班长、党员蒋诚同志是上甘岭战役中的功?#36857;?#20182;在这次营建任务中,保持和发扬了过去的荣誉,表现得吃苦耐劳,肯钻研技术,对工作负责,真正起到了一个班长的作用。”这是当年组织上?#36234;?#35802;的总体评价。

而在“立功?#24405;?#8221;一?#31119;?#29978;至用了洋洋洒洒近500字,细?#24405;?#24405;了蒋诚的功绩。

蒋诚负责的是铺夯石工作。在“不顾疲劳、埋头工作”的钻研下,他?#29992;?#22825;铺不了合乎要求的5平方米,激增到每日保?#26102;A科?#35774;12平方米,而这是“两个人一整天的工作定额”。

1954年12月,蒋诚因?#27605;?#31361;出,再获三等功。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部队崭新的营房建好了,蒋诚却没来得?#30333;?#19978;一天,就于1955年2月10日复员退伍返乡。

士兵档案显示,蒋诚退伍时带回家乡的只有5样物品:便衣一?#20303;?#38795;袜各一双、毛巾一条、肥皂一条、?#35745;?6尺。

回到家乡,这个在血火战场上悍勇无比的英雄,重新成为了一个农民。

“我们就晓得他参加过抗美援朝战争,不晓得他立过那么大的战功!”蒋诚64岁的亲侄儿蒋仁先,对于伯伯曾经辉煌的历史,也是一无所知。

“?#32844;?#30340;几个奖章我看过,但?#38469;?#32426;念章,没看到军功?#38534;?#8221;蒋明辉如是说。

即便是记者穷尽了各种可能的方式全力搜寻,但蒋诚从1955年2月退伍到1964年4月这近十年的履历,皆属空白。

“就是当农民呗!”陈明秀一语道破,原来复员返乡后的蒋诚,压根没有找过任何部门,而是完全以一个普通农民身份务农,闲暇时参与修建铁路等。

“?#32844;中愿?#22909;,话很少,总是沉默,不与人争。”蒋明辉?#36164;?#30340;记忆中,?#30422;?#24635;是像山一般沉默,没有任何人想到,他曾?#26538;?#21644;国的一等功臣。

直到1964年4月,蒋诚因有一手拿手的蚕桑养殖技术,临时到隆兴乡从事蚕桑工作。而这份临时性的工作,他一干就是24年。

整整36年的时间?#38126;?#26366;经上甘岭战役的一等功?#36857;?#23601;这样以最朴实的方式,安心务农,静静劳作。

一等功老兵隐姓埋名36年 他说:没啥子遗憾

七月三日,合川区隆兴镇广福村,蒋诚和他的纪念?#38534;#ㄍ计?#30001;张锦辉摄)

传承

两代人默契的“父债子还”

复员返乡后的数十年间,蒋诚把自己的蚕桑技术传遍了十里八乡,经常一出门传授技术就是四五天不回家,这也使得他连前妻去世都没见上最后一面。

1983年,蒋明辉眼中“山一般沉默的?#30422;?#8221;,干了一件石破天惊的“大事”。

“说实话,那件大事,当年差点把我压垮。”时至今日,已是51岁的蒋明辉回忆此事,依旧眼神复杂甚至?#28304;?#30171;苦。

1983年冬,当地决定修建隆兴乡到永兴乡的道路,自认有些修建技术的蒋诚,居然抛下蚕桑技术员的活不干了,主动请缨牵头修路。

上世纪80年代初?#21335;?#26449;修路,绝不是什么包工?#22871;?#38065;的概念,牵头人没有报酬,修路的也全是本地村民,然后按工分兑现工钱。

路修到一半,钱没了。村民们放下?#26234;?#25441;起锄头,跟蒋诚扭捏地表示想回家干活了。向来不怎么抽烟也寡言少语的蒋诚,据说当时连抽三根烟,末了扔下烟屁?#26705;?#29934;声瓮气地说了一句:“大家继续?#26705;?#38065;我去想办法。”

蒋诚话极少,一旦他开口,那就必定是一个唾沫一个钉,大家闻言又笃定地放下锄头捡起了?#26234;ァ?/p>

很快,工钱来了,甚至连每天的工分标?#23478;?#27809;?#26723;汀?#20462;路工程得以顺利推进,直至完工。

“8年后,?#32844;职?#25105;叫到跟前,告诉我,当年修路的钱,是他以个人名义向农村信用社贷?#30446;睢?#8221;看着?#30422;?#20005;肃而又闪避的眼神,蒋明辉心头一沉,直愣愣地问了一句,“贷了有多少钱?”

“应该有2400多块……”蒋诚的话,如巨石?#20197;?#33931;明辉心头。

那一年是1991年,蒋明辉年仅23岁,参加工作3年省吃俭用才存了1000多元。而在蒋诚贷款时的1983年,2400元更是一笔“巨款”。

“父债子还……”父子俩沉默许?#29028;?#30340;第一句话,竟然是一模一样的这句“父债子还”。

彼时,蒋明辉有一个已经谈了3年多的女友,正筹划着结婚。面对这样的情况,蒋明辉不敢对女友说,?#20302;?#25226;自己的房子卖了换得400元钱,住进了集体宿舍,然后又借了一部分钱,才还掉了这笔贷款。

如此大事自然瞒不住,女友质问蒋明辉原因,他只是反复念叨“那是我爸的名?#25191;目盥铮?#29238;债子还?#38126;?#22825;经地义嘛”。

“钱一分没得了,房子也没得了,你还想结婚?我看你是脑壳昏!”女友一气之下,远赴重庆主城打工去了。

事后,蒋明辉?#25925;强?#30528;真情感动了女友,两人最终喜结连理。但是,因为没了房子,婚后的小两口只有住进了女方家中。

“在农村,我这种情况叫?#20849;?#38376;。”蒋明辉坦言,这些年他为此忍受了不少风言风?#38126;?#8220;但没啥后悔的,父债子还,天经地义。”事隔28年,蒋明辉的回答,依旧是当初的那几句话,原来时间不曾改变本心。

“?#32844;只?#23569;,但跟我们几兄妹说话时,说得最多的就是‘老老实实做事,本本分分做人’。”蒋明辉继承了?#30422;?#27785;默寡言的?#24895;瘢?#26356;继承了?#30422;?#20302;调踏实的作风。

事实上,蒋明辉兄妹五人,除他自己当年因为招工拥有城市户口外,其余兄妹至今仍是农村户口,包括后来退伍回乡的大哥蒋?#31034;?/p>

“送我去部队前,?#32844;?#21482;交代我3句话:当兵就要准备牺牲;在部?#21451;细?#35201;求自己;不要给组织添麻?#22330;?#8221;蒋?#31034;?#22238;忆。

信仰

“国家”二字永远高于一切

1988年,埋首乡野36年的一等功臣蒋诚,毫无征兆地迎来了两件大事。

第一件大事,是一份阴差阳错尘封了36年的《革命军人立功喜报》,因为一个极其偶然的因素被发现。

那一年,原合川师范学校校长王爵英负责修撰《合川县志》,查?#19994;?#26696;资料时发现一份《革命军人立功喜报》。

《喜报》载明:“贵府蒋诚同志在上甘岭战役中,创立功绩,业经批?#25216;?#19968;等功一?#21361;?#38500;按功给奖外,特此报喜。恭贺蒋诚同志为人民立功,全家光荣。”

对原合川县而言,这是一份珍贵史料。但王爵英发现,这份《喜报》“备考”一?#31119;?#34987;注明“由八区退回,查无此人”。

回头查看投送地址,写着“四川省合川县四区兴隆乡南亚村”。巧的是,当时的合川,恰恰?#25172;新?#20852;乡也有兴隆乡;更巧的是,王爵英恰恰又是蒋启鹏多年前的老师。

“会不会误将‘隆兴乡’写成了‘兴隆乡’,从而导致‘查无此人’?”王爵英主动联系上蒋启鹏,并与相关单位核实。

此事随后得到各方验证,埋首乡野36年的蒋诚,正是当年在朝鲜战场立下奇功的一等功臣。

第二件大事,就是随着这份《革命军人立功喜报》的面世,蒋诚迎来了一份由当时的合川县政府在1988年9月23日签发的通知,这份通知名为《关于蒋诚同志收回县蚕桑站为工人享受全民职工待遇的通知》。

《通知》中认定“蒋诚同志曾在朝鲜战场立过功,复员回到地方,不管干什么工作,他从不居功骄傲,总是谦虚谨慎,勤勤恳恳,踏踏实实地为党工作,工作中做出了?#27605;?#8230;…同意蒋诚同志从一九八八年九月起,为蚕桑站正式工人,按全民职工?#28304;?#24037;资定为80元。”

从1952年上甘岭战役立下一等功,到1988年“落实政策”成为“全民职工”,时间流淌了整整36年。

36年间,蒋诚没向任何一级组织透露过自己曾经辉煌的功绩,也没找任何一级组织提出哪怕是正常?#25165;?#24037;作的请求,只是以一个农民的身份默默劳作,甚至个人举债修路,为儿子留下一笔“巨债”。

而就在成为“全民职工”的1988年9月,蒋诚已60岁零8个月,因超过了退休年龄,他正式退休。

英雄老去,传奇仍在。

2015年,蒋诚所在的广福村脱贫攻坚发展油橄榄种植项目,已是86岁高龄的蒋诚,全村第一个带?#26041;?#20840;?#19994;?#22303;地流转出去,并自告奋勇给其他村民做劝导工作。

一等功老兵隐姓埋名36年 他说:没啥子遗憾

七月三日,合川区隆兴镇广福村,着一身绿色衣裤的蒋诚在老伴搀扶下散步。(?#35745;?#30001;张锦辉摄) 

“老爷子这么些年?#28304;?#37324;?#27605;?#19981;少,年?#36864;?#32769;但威望极高,经他劝导的村民,全部都同意流转土地。”广福村党支部书记杨元蛟说,在蒋诚神?#24039;?#28165;时,村里棘手的村民矛盾,只要蒋诚出马,基本都可以调解。

“我是国?#19994;?#20154;,?#19968;?#35201;为国家做事的!”这是老伴劝蒋诚换下那条早已千疮百孔的绿军裤时,蒋诚倔强的话语。

对这个老兵而言,“国家”二字,永远高于一?#23567;?/p>

(军报记者·解放军新闻传播中心融媒体出品)



来源:解放军新闻传播中心融媒体      编 辑:也禾
本网站新闻版权归中国煤炭新闻网与作者共同所有。任何网络媒体或个人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中国煤炭新闻网(www.lqpeb.tw)及其原创作者”。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31185;?#30456;关法?#31245;?#20219;。
?
本站实名:中国煤炭新闻网 中国煤炭资讯网
地址:重庆高新区?#24405;?#22378;一城新界A栋3-3 ?#26102;啵?00039
Email:[email protected] 备案序?#29275;河錓CP备05006183号
编辑部电话:(023)68178115、61560944
广告部电话:(023)68178780、13996236963、13883284332
编辑部:
业务合作:   QQ群:73436514
Loading...
手机真人龙虎斗 新疆25选7今日开奖号 时时计划群是托 北京赛pk10规律 香港王中王一肖中特期期谁 快速赛车网站 重庆时时后三综合走势图 新版快三走势图 单机麻将推荐 一分快彩app 49号码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