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真人龙虎斗
?
 首页
用户登陆:  密码:   快速注册  
分站: 中国西部煤炭网  华北站  西北站  西南站  华中站 | 东北站 | 校友录 | 回音壁
 首  页  煤炭新闻  政策法规  新闻写作  技术论文  项目合作  文秘天地  矿山安全  事故案例  煤市分析  煤价行情  煤炭供求  物资调剂  矿山机电  煤矿人才  

王 伟:诅 咒

中国煤炭新闻网 2019/2/18 17:04:03    小说林
    “你还知道有个家?你还回来干啥?怎么不死在外边?”发火的是小娟,小张结婚才半年的妻子,素来温柔贤惠的,这时候?#21451;?#22278;睁,一张俏脸涨得通红,看来确实气得不轻。
    “不回来就不回来,那里的黄土不埋人!”小张自知理亏,却丢不下男人的面子,匆匆忙忙换好衣服,摔门就走,边走边嘟囔:“死了也好,趁早给你找个好的。”这话亏的声音小了,没给不依不饶地撵出来的小娟听清楚。
    “你刚说什么,再说一遍”!
    “我说我死了好,越早越好!”小张不敢恋战,推上撑在门口的摩托车赶紧走。
    有个邻居过来打招呼:“小张,上班呀!”小娟这才气呼呼地转身回家,抓起枕头狠狠地摔在床上。
    昨天的事的确是小张不对。他平时就?#19981;?#21917;个酒,搓个麻将的。谈恋爱那阵子,小娟只觉得男朋友还?#26657;?#20132;际广,有人缘,酒桌上呼三吆五的,挺有男爷们气概的,还陪他串过几次场子,给长长虚荣心,反正23点以前天大的事他也得把自己送回家。小张也很懂事,打着哈哈同朋友们道个别,挺绅士地把小娟送到家门口,不免依依不舍一番。
    当然了,这?#38469;?#32467;婚以前的事了。
    结婚以后,小张?#25925;?#37027;个小张,小娟可就不乐意了。经常要么酒气冲天,要么两眼通红地回到半夜,要吃要喝,脚也不洗就往被窝里一钻,齁齁睡起,活象头死猪。抛开半夜三更作践人不说,女人家本来就胆小,夜里有个风吹草动的,就不免胆战心惊,尤其是邻居家那只猫,这几天总在窗外凄厉地?#26657;?#35753;人毛骨悚然……小娟都开?#24049;?#24724;当初自己的选择。
    其实小张心里也不好受。妻子,用亲朋好友的话说,好?#22791;荊?#20154;长?#29028;?#30475;,又温柔,又能干,待人接物一团和气,伙计们谁不羡慕自己?都怨老黄,唉,也怨自己,喝着喝着就较上劲了,一对一地“单挑”。喝到半夜,老黄溜到桌子底下去了,自己也有了八九分,想着反正也后半夜了,就索性再搓了几圈麻将……
   “小张,怎么情绪不好?”说话的是工长大刘,“昨晚睡觉了没有,谁叫你班前喝酒了?”工长一脸严肃。
   “好着哩,昨晚也没喝多少,早醒了,我干活的熬劲你又不是不知道,几天?#25954;?#19981;睡都能行.”小张嬉皮笑?#36710;?#35828;,他不想提和小娟拌嘴的事,“刚才骑车转弯的时差点和人撞上,吵了几句,没事,没事!”
   大刘又好气又好笑地看着手下这员“爱将”,小张干活不惜力,手脚利索,胆子又大,技术又好,的确是个好苗子,可就?#21069;?#36138;那么几杯,又有熬夜?#21335;?#24815;,而且今天明显有心事。
    “你今天不用到现场了,就在工房给咱搞搞内务.”
   “凭什么不让我去?”小张一听急了,“我可不想让人笑话!”
    “原因还要我说吗?你自己比我更清楚,今天可是高空作业。”大刘不容置疑,他的话就是权威。
    小张百无聊赖地坐在椅子上,地也拖了,窗户也搽了,该补的台帐也补了,自己年纪轻轻,可不想?#22791;?#21507;闲饭的。实在没事干,搭搭讪讪地就想给小娟打个电话,这才发现手机竟然没带,想着想着,不觉就睡着了。
    “出事啦!出事啦!”,在这个单职工租住的?#29992;?#21306;里,消息传得飞快。“一个钳工回来晚了,和?#22791;?#21557;了几句,还喝了酒”,
    断?#38386;?#32493;地又听说“掉下来了,有十几米高”,“肯定是精力不集中”,“心里有事憋着,能不出事吗?”“现在小两口吵架,总是死?#19981;?#21862;地,也不知道忌个口”。
    小娟顿时五雷轰顶一般,她想给小张拨个电话,手抖得厉害,拨了几次都拨错了,好容?#25758;?#36890;了,?#35835;?#21482;蝴蝶》的彩铃声却在屋里响个不停,那是小张换下来的外衣。如同掉进冰窖的小娟突然感觉这是一种不祥的预兆,仿佛证实街巷的传言似的。她抓起小张的手机就往厂区跑,跑着跑着就摔了一跤,越接近厂区,心就跳得越厉害,腿上发软,几乎要瘫倒在地上。
    职工医院的门口,早已围满了人,更多的人还在陆续地往过流动。?#28982;?#36710;的警灯无声恐怖地?#20102;?#30528;,一道光溜过去灭了,又一道光?#27833;?#28316;过去,仿佛一去?#36824;?#30340;生命。小娟发疯地挤进人群,担架上是一张年轻而苍白的脸,好像挣扎?#36824;?#30561;眠,终于睡着了一样。人群外面,是他年轻的因痛苦哭泣而昏厥的妻子。
    “不是他”,小娟喃喃着,“我再也不咒他死了”,她突然?#19981;?#36807;去了。

作者:陕钢集团龙钢公司 王 伟      编 辑:肖平
本网站新闻版权归中国煤炭新闻网与作者共同所有。任何网络媒体或个人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中国煤炭新闻网(www.lqpeb.tw)及其原创作者”。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31185;?#30456;关法律责任。
?
本站?#24471;?#20013;国煤炭新闻网 中国煤炭资讯网
地址:重庆高新区?#24405;?#22378;一城新界A栋3-3 ?#26102;啵?00039
Email:[email protected] 备案序号:渝ICP备05006183号
编辑部电话:(023)68178115、61560944
广告部电话:(023)68178780、13996236963、13883284332
编辑部:
业务合作:   QQ群:73436514
Loading...
手机真人龙虎斗 排列三走势图分析 股票行情大盘走势查询 老k东北棋牌下载安装 澳洲幸运5是官方的吗 乐彩合买可靠吗 2011七星彩走势图 北京pk10靠谱刷水方案 老11选5遗漏360 棋牌游戏888棋牌 体彩双色球开奖直播现场直播